吹牛皮

“吹牛皮”有两种意思,一是有些地方作“闲聊”之意;二是说大话、夸大其词之意。闲聊无妨,此处不多谈。但若说大话的吹牛皮,往往是自我陶醉,而受众者若非同道中人,则苦不堪言。大致有人对此深恶痛绝,觉得这个词尚且不够表现出自己的憎恶之情,便恶狠狠地对这个词进行了改造,称之为“吹牛B”。

一般符合以下几个构成要件,可认定为“吹牛皮”。

第一,主体方面:具有民事行为能力,包括限制民事行为能力。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不能辨别自己的言行,不构成吹牛皮。

第二,主观方面:吹牛皮者的主观心理状态是故意的,有逞能、炫耀、攀比,从而达到自我满足的心理需求。同时,这也表现为对他人需求的漠视,或者认为他人对事实的不了解。

第三,客体方面:这是吹牛皮者所吹的“牛皮”,即超出能力的话语,或者虽未超出能力但理性情形下不会去实施的话语。

第四,客观方面:表述了影响他人认知的话语,在心理上与他人拉大了差距,满足了自己的内心需求,而且给他人的心理上造成不适。

 

如何把老虎关进笼子里

怎么把老虎关进笼子里?说难也难,说容易也容易。

设计一套制度规则,让它自己进去,或者让老虎之间进行执行和监督。这个恐怕行不通,这不符合老虎的天性。笼子就是笼子,里面有什么好吃的,吃完还是要跳出来的。老虎毕竟是老虎,不如阿猫阿狗的那么顺从、驯服、有人性。

找比老虎更强大的狮子,把它们送进去。可能会行得通一段时间,但少不了一番搏斗。谁赢谁输,也不太好说,而且最终遭殃的还是人。即使狮子赢了,最后也会成为“老虎”。周而复始的,还得找更厉害的角色制服狮子。

看看动物园怎么做的?从刚生下来就得让人驯服,得让人玩老虎才行。不让玩给你打上几针镇定剂,让你忍饥挨饿。经过那么几代之后,野性也就都没了。动物园里的老虎跟阿猫阿狗的也就差不多了。这时候,笼子不笼子的就是次要的了。当然,前提得是动物园,野外肯定行不通。

即使老虎进了笼子,人或者百兽还是会敬畏的。毕竟是森林之王,老虎的本性就足以震慑四方了。

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

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这话的意思是,贤淑美丽的女子是男子的佳偶。这话不假,到现在依然是真理。不过就这些年来看,无论是男子还是女人,无论是性观念还是追逐异性的方式,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是进步还是反常,不好说。

十几年前的大学生刚入校园时候,显得很朴实憨厚,而现在的大学生确是一道道俊男靓女的风景线;十几年前的时候,大学生没有谈恋爱的比比皆是,而现在似乎中学生谈个恋爱都再正常不过了;十几年前的时候从暗恋到走接吻可能要花一段时间,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是上床;十几年前如果在哪里发现个避孕套之类的东西,很多人会起哄或者嘲笑一番;而现在人们可以随心所欲的网上“约炮”。

这不得不说,人的思想节奏和生活进度也在随着社会快速发展而不断快马加鞭。名著不再读了,有网络就可以了;文章不用写了,有微博就足够了。书信不用互通了,有微信就可以了。这些方方面面的变化,都在影响着我们的思维和择偶观念。但是,择偶不等同于快速消费。不能被眼前的迷障所遮蔽。

网络上街头巷尾似乎充斥着一种看法,如何如何好的女子现在已经不多见了,如何如何好的男人已经不多见了。是这样的吗?你的生活习性所形成的价值观念和生活圈子,就注定了自己周围是哪些人,择偶必然要受其影响。如果果真是如人所想的那样,那么只能说,即使有这样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,两种情况会发生,一是你绝对不会看得上他,二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。很多时候,确实需要我们静下心来,仔细品味一下感情的原始状态。

我国登记注册.CN域名的回顾与现状

今天早上看电视上的一则老消息,《历史上的今天:钱天白代表中国正式注册域名cn》。之后我带着怀疑的态度查询到了网络上的一点资料,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。钱老先生的功劳自然不在话下,但若将中国互联网归功于其一人,恐怕是对他人功劳的漠视;将其称为“中国互联网之父”,恐怕要让多数人汗颜了;将其之于中国网络事业等同于詹天佑之于中国的铁路运输事业,恐怕只能是马屁精乐于做的事情了。如此不客观的评价,钱老若在世,情何以堪!

1.来自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是维尔纳·措恩发出的

根据 2007年9月20日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,1987年9月20日,维尔纳·措恩(Werner Zorn)在北京科技大学的计算机键盘上用德文敲下了一句话:“越过长城我们到达了世界的每一 个角落。”几秒钟后,这句话便出现在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的大型计算机上。这是来自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,但不是钱天白先生发出的。

2.注册.CN域名是王运丰先生最早提出的

1990年10月10日,王运丰先生在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(Karlsruher Institut für Technologie)与维尔纳·措恩教授商讨了中国网络的应用,尤其是中国计算机科技网(CANET)和中国申请国际域名的问题。根据措恩的回忆,注册.CN 是王运丰最早提出,包括这两个字母的选定。

3..CN域名是德国的维尔纳·措恩帮忙注册的

1990年11月26日,·措恩正式在国际互联网信息中心为CANET申请了“.CN”顶级域名。他在“管理联系”一目中填上ICA的地址和钱天白的名字,而“技术联系”一目中填上了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计算机系。12月2日,等待批准中的措恩把申请信和相关附件转发给了钱天白。

4..CN域名服务器起初也没有落户中国

从1991年1月起,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就运行着.CN域名初级服务器,一直到1995年5月中国和美国建立了直接的互联网连接后,才落户回到中国。

5..CN域名的注册与使用情况如何?

  •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,截至2011年12月底,中国域名总数为775万个,其中.CN域名总数为353万个。中国网站总数为230万个。“.CN”域名下网站数没找到。
  •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,截至2013年6月独立企业网站中,“.CN”域名的使用率较低,仅为26.0%。
  •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,截至2013年12月,中国“.CN”域名总数为1083万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4.2%,占中国域名总数比例为58.7%。中国网站数量为320万。“.CN”域名下网站数没找到。
  •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,截至2014年6月,我国“.CN”域名总数为1065万,我国网站总数为273万个,.CN 下网站数为127万个,使用率仅为11.9%。
  • 根据德国互联网信息中心(DENIC),截至2014年10月,我国“.CN”域名综述为1129万,顶级域名数量排名第五。

“.CN”域名注册的数量或者比重很大,这与中国人基数大、域名投资人数等因素多有关,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使用率应该是不高的。盲目的吹嘘”.CN”域名的品牌,在实际应用上没有任何意义。国别或者地区的域名,往往认可度要逊色于最传统的“.COM”“.NET”等域名,这在其他国家非常明显。而现在个性化域名后缀异军突起,“.CN”域名如何发展,又加上了一道难题。

 

参考资料:

  1. 《中国接入互联网的早期工作回顾》
  2. 《来自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》
  3. 《2013年上半年中国企业互联网应用状况调查报告》
  4.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《互联网发展研究报告》
  5. 《2014年10月全球十大顶级域名注册量》

放屁

是人,就得放屁。如果一个人从没放过屁,至少要怀疑,他是不是人,他是不是健康。

屁,大多数时候很臭,虽然这是一种自然的现象,再正常不过了,但多数是让人不愉快的。即使再漂亮、有风度、有气质的人,也会放屁。只不过有些人装得很好罢了。当然,放屁是分场合的。而且这通常是基于他人舒适感或者情绪的考虑。

所以说,放屁是人性,但也要考虑旁人感受。放屁忍不住时影响了他人,我们打开窗户就可以了。如果窗户都打不开,要么堵上屁眼、要么堵上鼻子!哪个更容易呢?哪个伤害更大呢?